阿凜

©阿凜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论变成一只猫后和仓鼠的日子

ooc 慎入


 @愉♂悦少女杜蕾斯 生日快乐老阿姨❤

—————— 

叶修醒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小奶猫,一只看起来超级可爱的小奶猫。此时叶修正盯着自己粉嫩嫩的小肉垫发呆,良久,叶修再度趴下,睡觉。 


哪有一觉解决不了的事情?一觉醒来我还是那个人。


再次醒来,叶修迷迷糊糊地看见几只小老鼠蹲在自己身前,正在争吵些什么。叶修登时就醒了,小老鼠迅速四下逃窜,“吱吱吱”疯叫。


叶修终于意识到眼前的是仓鼠,三只小仓鼠。仓鼠纷纷退到桌子边缘,似乎随时会跳下去。一只花斑仓鼠抱着一小块木屑,指着叶修弱弱地叫道:“你你你再过来,我就扔死你啊你信不信!”


小仓鼠只是“吱吱吱”的尖叫,但是叶修却听懂了它在说什么。玩心大起,叶修向前探了一步。


花斑仓鼠慌忙扔出木屑,木屑稳稳当当地恰好落在叶修跟前。花斑仓鼠心如死灰,一屁股坐下,可怜兮兮地颤抖着。 


“呜呜呜呜完蛋啦本剑圣还黄花大闺……呸还年轻呢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仓鼠一觉醒来面前还有只猫!!我还没娶到叶修我不甘心啊!!” 


一只背上有几道黑色条纹的仓鼠叹了声气:“少天,别说了……” 


另一只通身雪白的仓鼠悲哀的“吱”了声。 


少天?叶修愣了愣,上下打量着花斑仓鼠。 


黄少天崩溃地哭嚎道:“完了他都这样看着我了呜呜呜!鼠命休矣啊!队长!周泽楷!我先行一步!” 


仓鼠乌溜溜的眼睛里竟泛起了点点泪光,花斑仓鼠伸出小爪子颤颤巍巍地擦了擦眼泪,一脸悲痛欲绝。 


叶修好笑地走了过去。 


黄少天闭上眼睛。喻文州和周泽楷惊心动魄地看着白猫伸出舌头,舔了舔黄少天的猫,啊啊。 


但白猫只是反复舔舐着黄少天,迟迟没有下嘴。 黄少天忍不住睁开眼 ,看到了白猫粉嫩的牙床。


里面没有一颗牙。


原来是一只刚出生不就的小奶猫呀!黄少天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退一两步,却忘了自己正在桌子的边缘。


“吱!!!!”


叶修果断出手,捞起了黄少天。另外两只小仓鼠连忙迈开小短腿跑了过来,一阵嘘寒问暖。


“少天你没事吧?”背上有几道黑色条纹的银狐仓鼠担忧地看着他。


花斑仓鼠摇摇头,感激地说道:“刚才谢谢你了啊哈哈哈我是黄少天另外两个一个喻文州一个周泽楷!虽然你可能听不懂但是没关系啊以后我们就是哥们了记得罩着我点啊!”


叶修长了张嘴:“我听得懂,黄少天。”


“哎呦卧槽。”黄少天爆了个粗口,“那啥……你是?”


“韩文清。”叶修努力装着严肃的样子说道。


黄少天的眼神从惊讶变成了惊悚。老子刚才好像被韩文清舔了一遍……不止一遍吧……


“吱吱吱吱吱吱!”花斑仓鼠哭着跳开。


叶修笑成了狗。


意识到这绝对不是韩文清,喻文州试探地问道:“叶修?”


“喵~”叶修哼了一声,甩甩尾巴算是默认了。


“吱!”雪白仓鼠迅速扑上去,抱住了叶修的前腿不放,一边蹭一边撒娇:“前辈……想你啦。”


“我也是。”叶修神色一暖,稀里糊涂地就说出口了。


被晾在一旁喻文州和黄少天:……


“老叶我也想你啊!你想不想我!!”


“我也想你了。”喻文州轻声说道,看起来还有点委屈的样子。叶修尾巴尖一勾,把喻文州卷了过来,用下巴轻轻摩挲着银狐仓鼠的头。


“吱。”黄少天看着叶修左拥右抱,往桌上一倒就开始无赖地打滚。


叶修瞟了一眼打滚卖萌的花斑仓鼠,把三只仓鼠依次甩到背上:“抓牢了。”黄少天连忙攥紧叶修的毛,在叶修背上瞎吼。


并没有跳下桌子的叶修:······


面面相觑的银狐仓鼠和雪白的球球楷:······好丢脸


叶修轻盈地跃下桌子,往地上一趴,几只仓鼠抓着叶修的毛下来。叶修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粉红色的装潢,还有好多布偶,估计是哪个小女生的房间。


叶修甩甩尾巴,在房间走了几圈,没发现什么,便走到门前打算去下一个房间。这姑娘房间是移门,叶修有些心塞塞地看着连爪子长出都没有的小肉垫,显然不可能把爪子伸进那条缝里。


三只小仓鼠看戏似的看着白猫用小肉垫使劲推着门。叶修实在是崩溃了,干脆仰面躺倒,伸长腿来蹬门。


三只小仓鼠完美的看到了白猫的蛋蛋。


哦豁。


--------


叶修终于打开了门,领着三只小仓鼠在屋里瞎逛。路过杂货间的时候听到里面“砰砰”的声音,好奇走了进去。一只黑斑仓鼠正生无可恋地挂在一柄扫帚上,地上还有个白斑的在使劲摇晃扫把,还有只纯黑的在一边看戏。


“我猜扫帚上那个一定是王大眼。”黄少天捅了捅银狐仓鼠。喻文州笑着拍了拍爪子:“按照套路,一定是这样的。”


“吱吱吱!”黑斑仓鼠冲一猫三鼠叫了几声,“娘的,赶紧来救你方锐爸爸。”


“但是这个作者不按套路出牌啊。”喻文州摊摊爪子。


叶修悠闲地走了过去,抬头挂在扫帚上的方锐,握住扫把就开始抖。“我擦擦擦大爷啊啊啊!”方锐陷入一阵狂抖,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就跌了下来,被白猫轻松地接住。


“感谢!”方锐连忙道,“敢问壮士叫啥?”


“噗。”纯黑仓鼠笑出声来。


白猫冷冷地看了一眼黑斑仓鼠,道:“韩文清。”


方锐:······


“那另外三位呢?”


白球球:“张新杰。”


花斑仓鼠:“张佳乐!”


银狐仓鼠:“林敬言。”


“老林啊我总算找到你了哈哈。”方锐干笑几声,尴尬地搓了搓爪子,“一觉醒来变成了这样,我也没办法嘛哈哈哈。”


银狐仓鼠诡异一笑。


伪霸图f4笑成一团。


“妈的哈哈哈哈还真信啊傻逼啊哈哈哈!!!”


“没有b格,没有节操。”


“好蠢啊,噗。”


“瞧着献媚的样子哈哈哈,真不亏是点心大大啊。”


方锐:······卧槽??


简单的认了个亲,纯黑的是肖时钦,还有只白斑是孙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跟黄少天长得差不多的但是比黄少天高了一个头的,是唐昊。


黄少天特别不服地看着唐昊。唐昊高冷地俯视黄少天。


----------------


“好饿啊。”叶修打破沉默,走出杂货间,打算吃点什么填饱肚子。


客厅桌上有好多干果,食盆里还装着点猫粮,旁边还放着猫砂。叶修眼见的发现了一条小纸条:请自便////U////


叶修低头吃了几口猫粮,不好吃。感觉好像吃到了什么软乎乎的东西,白猫扒开猫粮,看到一只小仓鼠蜷成个球,瑟瑟发抖。看到叶修正盯着自己,小仓鼠抱住头:“嗷嗷不要吃我!我还小不好吃啊!你去吃躲猫砂盆里的那谁!李轩!”


众鼠也听到了这声嚎叫,歪头看向猫砂盆,里面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


等等,猫砂盆里有一只叫做李轩的仓鼠..


.....??哈?


叶修好笑地把小可怜张佳乐叼了出来,舔了舔张佳乐的毛,轻轻地哄道:“我是叶修。”


“吱?”张佳乐抬起头来,眼睛里还带着泪花,可怜兮兮地望着白猫。张佳乐呆了五秒,“吱”得一声跳起来抱住叶修的前腿。


“修修啊······不是啊老叶我好想你啊!”


猫砂盆里的李轩也爬了出来,凑过来想要让叶修帮忙舔舔毛,帅气的叶修一个前爪就拍开了李轩。


“里面又没屎!”李轩欲哭无泪地看着叶修。


“不,你有。”叶修眼神坚定地看着李轩。


---------


叶修蜷在沙发上,窗外透进细碎的阳光,惬意地很。


八只小仓鼠依偎在叶修怀里,都纷纷睡去,少了之前的乖张。王杰希从客厅的茶几下“哼唧哼唧”地挤出来,爬上沙发,踢开黄少天,抱住叶修。


啊,豪胡服...身心胡场....憋了半天啦...


叶修醒来的时候,发现怀里多了一只长得实话说就是有点畸形的仓鼠。四肢健全,就是丑。左眼是一个黑斑,右眼是一个白斑,别的地方毛还黄的..


.......??


“老王?”叶修拍了拍畸形仓鼠的脸。王杰希睡眼惺忪地愣了半天,才答道:“叶修,早。”


“晚了。”白猫指了指暗下来的天色。


“哦......”


喻文州也醒来了,-但是神情恍惚的样子。“咋了这是?”叶修哭笑不得。


“做了个梦。”喻文州托着腮说道:“梦见你又变成熊猫了,我们还是仓鼠。你特别喜欢吃竹子,吃着吃着没注意一屁股坐在少天身上,把他压死了。”


装睡的黄少天:······


喻文州注意到了王杰希,沉默了一会:“你谁?”


“韩文清。”王杰希淡定地说道。


“长得真是跟性子一样彪悍啊。”喻文州乐呵呵道。


“对。”王杰希点了点头。


[气得韩文清都想打叶修了.jgp]


-------------


小彩蛋

高冷的发一点存着的萌图


韩文清:


叶修:呀,老韩,咋了?


韩文清:没。


韩文清:


叶修: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心好悬


韩文清:没事,就想跟你说个事


韩文清:


叶修:······


叶修:



end....



如果你现在看到这里

我现在一定正坐在考场里 搞他妈的数学


然后一边写一边哭